凤凰艺术 | 潮艺术中的动漫美学(上)

凤凰艺术 | 潮艺术中的动漫美学(上)

—动漫美学—
如今大街小巷的“盲盒文化”再到各类潮流艺术家联名款的盛行,标明着“潮流艺术”在这个时代的兴起。同样地,不仅仅是普通人,明星、潮流人士等也都无法抵挡对潮流艺术家kaws、村上隆等的魅力。潮流艺术家的作品似乎已经变成了千禧一代的“必备收藏品”。不仅是艺术界,就连时尚界、娱乐圈也逐一与“潮流文化”靠近。
也许,正是因为潮流文化逐渐从亚文化转化为一种主流文化,潮玩的艺术性更趋向于大众的喜好和亲民性,才能让更多人可以开始对此购买和收藏。目前,对大众而言,潮玩也是收藏经济的体现。波普艺术在这其中又有着怎样一致的发展路线?20世纪中期诞生的波普艺术,是第一个以“基因检测祖源图谱”的概念所能解析的艺术创作行为,有别于先前的印象派、野兽派、表现主义…..等艺术家的鉴别模式。
动漫美学的形成并非一夕之间的突变,但是,“动漫”作为一种成熟的美学概念和形式,不论是动画还是漫画,在全世界,其实都已经进入了20世纪的晚期,艺术界才认可了“动漫美学”这种概念。

▲ 美籍华人、著名策展人、艺评家陆蓉之(Victoria Lu,新艺名:Viki Lulu)

▲ 法国策展人、艺术经纪人唐妮诗(Magda Danysz),唐妮诗画廊创始人

著名策展人、艺评家陆蓉之Victoria Lu,新艺名:Viki Lulu在80年代撰写了“后现代艺术的现象”系列专文,集结成书以来,她于2006年提出“动漫美学(Animamix)”的论述,但始终未能集结出版。如今,本文作者陆蓉之邀请了法国的潮流艺术专家唐妮诗(Magda Danysz)联合撰写有关“潮艺术(URBART)”的专文,将陆蓉之在2006年提出的动漫美学也包含在潮艺术动向之中,该文在“凤凰艺术”和《艺术家》杂志两岸分别连载,最后将集结成书出版。
今年2月,陆蓉之和摄影及制作团队赵伯祚、李洪、詹丹萍、莊正琪、林存忠、辜诗吟、卓宏等人,在伦敦已经开拍“潮艺术动向(URBART on the Move)”的全球系列纪录片,第一部以伦敦为始,我们接着将拍摄纽约、曼谷、巴黎、东京、马德里、巴塞罗那、布鲁塞尔、阿姆斯特丹、威尼斯、米兰、罗马……等地,持续前行,作为期三年的实地拍摄计划,作为本书的补充。在此,“凤凰艺术”为您带来陆蓉之与唐妮诗撰写的系列艺评文章。
动漫美学的形成并非一夕之间的突变,但是,“动漫”作为一种成熟的美学概念和形式,不论是动画还是漫画,在全世界,其实都已经进入了20世纪的晚期,艺术界才认可了“动漫美学”这种概念。漫画的源头,如果从掌握“简约或变形的线条”的方向去搜寻,再加上“叙事的内涵”,那么人类最早的洞穴壁画几乎都具有这方面的特质。因此,漫画是运用最“传神达意”的“筒约化图像语言来叙事”,是人类自从以图像来表意及传播以来,便一直存在着这一类型的艺术。
动画概念的出现,最早可以推到在伊朗“被焚之城(Shahr-i Sokhta)”出土的陶器,西元前三世纪下半叶青铜时代的陶画上,描写了一只山羊朝着树走过去,爬上树,吃着叶子掉了下来,是不可思议的一种对于动态的表现。青铜时代的米诺斯文明(Minoan civilization)属于克里特岛和其他爱琴海域的群岛上统称的爱琴海文明,大约从西元前3000年至1450年的发展期,之后米诺斯文明逐渐衰落,一直到西元前1100年左右米诺斯文明竟然神秘消失了,虽然仅仅留下了残垣颓壁,但还能够一窥当时的岛民生活的诗情画意。从公元前31世纪至公元4世纪之间,发生在古埃及所留下的古迹和艺术品,一般我们都称之为“古埃及艺术”,那些壁画、浮雕或亡者之书上变异或夸张的造型,还有在碎陶片或光滑的石片(ostracon)上画的极尽揶揄讽刺的“动物寓言”作品。

▲ Pottery vessel found in Shahr-i Sokhta, Iran. Late half of 3rd Millennium B.C.

▲ Fresco from Knossos palace,Ladies in Blue fresco ca. 1525–1450 B.C(Public Domain)

▲ 通常被认为是Smenkhkare和Meritaten,但可能是Tutankhamun和Ankhesenamun,c. 1360 B.C.(Staatliche Museen, Berlin)

▲ Book of the Dead of Hunefer: Opening of the mouth ceremony (cropped), 1275 BC(http://www.britishmuseum.org/public domain)

▲ Cat and Mouse, Egyptian, dates to ca.1295-1075 B.C.(Brooklyn Museum, USA)
西元113年在罗马以大理石建成的图拉真凯旋柱(Trajan’s Column),圆柱高达27米,它的基座是爱奥尼亚柱式,柱头则是多立克柱式,柱身环绕着长达200米共23转的浮雕饰带,记录了图拉真(Roman emperor Trajan)统领大军征服达西亚(Dacia)的著名战役,可以视为西方存世最早的连环图。200 BC- AD 500年间中美洲的墨西哥在Colima出土的狗型陶器,充满了童趣的可爱姿态。西元600-850年间的墨西哥或危地马拉,玛雅人的柱状容器上面,描绘以人类为牲品献祭的场景,都可视为西方动漫美学最早的原型。

▲ Trajan’s Column (AD 107~113) 图拉真凯旋柱

▲ 墨西哥Colima出土的狗型陶器,200 BC- AD 500(LACMA)

▲ 墨西哥玛雅人的柱状容器,来自墨西哥或危地马拉,古典晚期, 600-850 AD.
在以色列北部的贝斯阿尔法(Beth Alpha)6世纪的犹太教堂里,1928年被发现了带有希伯来语标签的十二生肖轮的马赛克地面和当今的动漫风格很近似。大约创作于11世纪英国的巴约绣毯(Bayeux Tapestry),全长70米,宽0.5米,但是如今仅存62米。绣毯上一共出现623个人物、41艘船、49棵树、55只狗、202只战马、超过500只鸟和龙等生物,约有2000个拉丁文字,描述了诺曼底公爵威廉(William, Duke of Normandy)的军队和英格兰国王哈罗德(Anglo-Saxon King Harold Godwinson)争夺英国王位的战争,在黑斯廷斯的战役(Battle of Hastings)历程,英格兰国王哈罗德战死沙场导致诺曼底军队最后征服了英格兰。其中,绣毯还描绘了1066年4月出现在空中的哈雷彗星。现存于法国巴约的织毯博物馆(Musée de la Tapisserie de Bayeux)内展示的巴约绣毯,是西方存世的尺幅最长的连环画。

▲ Mosaic pavement of a 6th century synagogue at Beth Alpha, Jezreel Valley, northern Israel

▲ The Bayeux Tapestry (detail) , circa 1080, The Bayeux Tapestry (detail), Wool embroidered on a linen background, circa 1080(Musée de la Tapisserie de Bayeux/public domain)
从变异或夸张的造型与构图这个方向去搜寻,除了可以追溯到中世纪手抄书的许多插图以外,特异独行的荷兰艺术家波希(Hieronymus Bosch, c. 1450-1516) ,还有他的追随者;1480年墨西哥阿兹特克(Aztec)陶制的176公分人身尺寸雕像:冥界之神(Mictlantecuhtli),形貌诡谲可怖又幽默;文艺复兴时期的达芬奇(Leonardo da Vinci,1452-1519)的一些奇想的素描;16世纪末的老布鲁格尔(Peter Brueghel the Elder,1525?-1569)和其它一些弗兰德斯(Flanders)画派的艺术家,他们以夸张变形的图像、幽默讽刺的内容,和那些以充满遐想的虚拟图像而富有盛名的,都可以算得上是西方动漫美学的先驱者。

▲ Hieronymus Bosch(c.1450 –1516)The Garden of Earthly Delights(细节),1503-1515年之间

▲ Follower of Hieronymus Bosch,Tondal’s Vision

▲ 墨西哥阿兹特克(Aztec)的冥界之神像(Mictlantecuhtli)fired clay, stucco and paint figure,c. 1480, 高176 cm(Templo Mayor Museum, Mexico City)

▲ Leonardo da Vinci(1452 –1519),Fierce Dragon,drawing(Public Domain)

▲ 老彼得Pieter Bruegel the Elder(1525-1569),忍耐,雕版印刷,33.9×43.5CM,1557(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New York)

▲ Hubert van Eyck(died 1426)and Jan van Eyck(ca. 1390-1441)法兰德斯画派
早在西元前3500年,美索不达米亚南部地区,今天的伊拉克,发明了圆柱封印作为有魔力的护身符、行政公章和装饰用的珠宝。他们将这些圆柱封印滚在柔软的粘土上,就会留下连续的印痕,看起来就像是连环图; 伊拉克乌尔市(Ur今日的Tell Muqayyar)出土的皇家陵墓里的牛头竖琴音箱,分成四个的叙事图像,可以视为最早的四格漫画原型;也在伊拉克南部出土的乌尔旗(The Standard of Ur)的微型雕塑,记录了最早的苏美尔军队,两者都是2600-2400 BC的苏美文化。

▲ 圆柱封印(Cylinder Seal),美索不达米亚南部地区,今天的伊拉克,3500 BC(LACMA)

▲ 伊拉克乌尔市出土的皇家陵墓里的牛头竖琴音箱,西元前2600-2400年,木,青金石和贝壳,高1’7”(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Museum of Archaeology and Anthropology, Philadelphia)

▲ 苏美尔军队,西元前2600-2400年乌尔旗(The Standard of Ur),今日的伊拉克南部(The British Museum)
在伊朗西南部的苏萨市(Susa)周围发展了标准化批量生产的陶瓷的和具象风格的器物,当地的主要语言是埃拉姆语( Elamite),这些拟人化的动物塑像或器皿是埃拉姆特文化的原型(Proto-Elamite)波斯的安息王朝(Parthian Dynasty,274-224 BC)的角型鹿身来通杯,融合了人与其他动物结合的概念,都好似今日的动漫风格的原型。

▲ 埃拉姆特原型(Proto-Elamite) 跪着的公牛西元前3100-2900,银器,伊朗西南部(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New York)

▲ 波斯安息王朝(274-224 BC)的角型鹿身饮杯(The J. Paul Getty Museum)
日本文化的源头:绳文时代(Jōmon period),始于大约是西元前10500年的日本石器时代后期,而终于西元前300年,日本由旧石器时代进入了新石器时代。绳文时代遗址遍布日本全国,特别是绳文式的陶器,已经能够看到日后独立形成日本动漫文化渊远流长的源头。中国古代1-2世纪的东汉王朝的青铜龙头形手柄,镀金的表面带有红色颜料的痕迹,造型精致而充满了想象力。

▲ 绳文时代(Jōmon period),始于日本石器时代后期, (ca. 10,500–ca. 300 BC)

▲ 中国古代1-2世纪的东汉王朝的龙头形手柄,镀金的青铜制成,带有红色颜料的痕迹
顾恺之(348- 409)根据西晋张华《女史箴》一文而作的《女史箴图》原作已失传,目前为大英博物馆所收藏的是唐代之前的摹本,内容描绘古代宫廷仕女的礼仪、妇德的规范,姿态表情自然生动的人物造型,同时又富有个性,随着手卷的展开,体现了叙事的推移效果,这是中国绘画的一大特色,虽是摹本,依然能够看出顾恺之的大师风范。北魏(386-557)莫高窟第257窟壁画《鹿王本生图》,描写佛教创始者释迦牟尼前生是一只九色鹿王所经历的各种事迹,是敦煌莫高窟壁画同类题材中保存最为完整、最完美的连环画。山西太原王家峰出土的北齐(550-577)徐显秀墓,墓室北壁的壁画《宴饮图》,描绘了餐盘里的美食,一群乐伎为帷帐下的墓主夫妇演奏音乐的场面。

▲ 传顾恺之(348-409)根据西晋张华《女史箴》一文而作的《女史箴图》(The British Museum)

▲ 北魏(386-557)莫高窟第257窟壁画《鹿王本生图》

▲ 山西太原王家峰出土北齐(550 – 577)徐显秀墓,墓室北壁的壁画《宴饮图》
陆探微(?-约485)与东晋顾恺之并称“顾陆”,可惜如今并无真迹存世,仅江苏南京及丹阳地区出土的墓葬砖画《竹林七贤与荣启期图》,有风格类似的四幅作品,可能是根据同一母本的后人仿作。传阎立本(?-673 )的《职贡图》描绘唐太宗时期,南洋的婆利(今之印尼巴厘岛)、林邑(今之越南)及罗刹(今之俄罗斯)等国,前来中国进贡各国的珍奇物品,全幅共绘有27人,以游行队伍自右向左前进,反映唐朝(618-907)的盛世。

▲ 陆探微(?-约485)将书法入画的创始者,《竹林七贤与荣启期图》(Nanjing Museum)

▲ 阎立本(?-673)《职贡图》,61.5X191.5cm(台北故宮博物院)
当时连接东西的通商大道各类种族、肤色的人群络绎不绝,7世紀的鼎盛时期国土面积达1076万平方公里,人口峰值达八千萬左右,文化上兼容並蓄,接納各种民族和宗教,积极進行交流与融合,成为欧亚大陆上的文化中心,成为放眼世界的国际大国。吴道子(约680-759)在画史尊称他为“画圣”,传为吴道子所作的《送子天王图》,可以看到吴道子的画风,如今为日本大阪市立美术馆所收藏。韩滉(723-787)的《五牛图》是少数唐代存世的纸本真迹,也是现存最古老的纸本中国绘画。

▲ 吴道子(约680-759)《送子天王图》吴道子画风经典之作,散佚海外(日本大坂市立美术馆)

▲ 韩滉(723-787)《五牛图》,现存最古的纸本中国绘画(北京故宮博物院)
敦煌在莫高窟156窟的南壁,有一幅与佛经无关的历史人物画,主题是歌颂唐末张议潮将军在公元848年战胜了藏人的艰难战役,是一幅中国艺术史上少见的贯穿历史的绘画《张议潮出行图》,应该算是供养人画像。敦煌洞窟残留的9世纪年间的壁画,描绘了吴承恩在《西游记》第一回就推出的樵夫的角色,虽然在文章中仅是惊鸿一瞥,但足以让观者去探究樵夫是一位凡夫俗子呢?还是一位能够为悟空指点迷津的神仙?昔日传为《唐人宫乐图》的宫中纪实绘画,实际上应该是北宋人士临摹唐人的作品,真实反映了晚唐宫中女子的服饰与装扮。《唐人宫乐图》和顾闳中(910- 980)的《韩熙载夜宴图》颇有异曲同工之妙,前者是宫中女子排忧解闷的休闲生活写照,后者是顾闳中为南唐后主李煜暗中记录了韩府夜宴中韩熙载与宾客的夜夜笙歌、纵情声色全过程的纪实作品,简直就像是今天狗仔队偷拍的行径。

▲ 唐末莫高窟156号壁画,纪念张议潮将军在公元848年战胜藏人,是一幅少见的历史绘画

▲ 敦煌洞窟残留9世纪年间的孙悟空壁画

▲ 晚唐的《宫乐图》,48.7X69.5 cm(台北故宮博物院)

▲ 顾闳中(910- 980)《韩熙载夜宴图》
这些唐代的中国艺术家在绘画方面的成就,对日本的艺术发展而言,影响是至为重要的,尤其是对日本的奈良时代(710-794)佛教艺术的兴盛、平安时代(794-1185)日本艺术风华的形成,也是尤其关键的。平安时代的中期以后,几乎与中国宋期(960-1279)平行,也是西方欧洲中世纪罗马式风格时期(Romanesque,1000 -1200 A.D.)崛起的年代,日本从外来的文化影响、移入、融入与吸收,逐渐发展出日本民族独特面貌的“大和绘”(Yamato-e),自此日本国宝级的作品辈出。
中国艺术史上著名的大艺术家宋徽宗赵佶(1082-1135)诗书画俱全,成立皇家的翰林书画院,留下了历史上不朽的“瘦金体”书法,在他的书画上注记了一个拉长了的“天”字花押,象征他是“天下一人”,这是中国史上最著名的花押,也是中国最早出现个人标志的LOGO。张择端(1085-1145)是宋徽宗翰林书画院的一员,他的《清明上河图》卷,描绘北宋年间的汴京的繁荣盛世,这卷保存完好的真迹,是北京故宫博物院的镇馆之宝,也是中国动漫美学的重要源头。

▲ 赵佶(1082-1135)《瑞鹤图》, 绢本设色,51×138.2cm(辽宁省博物馆)

▲ 赵佶的“天”字花押,象征他是“天下一人”

▲ 张择端(1085-1145)《清明上河图》卷(局部)(北京故宮博物院)
梁楷(約在1127-1279)是南宋宁宗时期的画院待诏,兼擅人物、山水、释道、鬼神,性格豪放不羁的梁楷,自称是“梁疯子”,正因为他的个性,再加以他受到佛学禅宗思想的影响,虽是画院出身的梁楷,却丝毫未受到宋代画院讲究形似的写真繁复笔法的拘束,他著名的传世之作《泼墨仙人》似乎是酒后的即兴之作,以酣畅淋漓、寥寥几笔却也浓淡分明的粗放笔墨,逸笔草草就能够传神地表现了一位醉酒后步履蹒跚的仙人。梁楷将这种山水画的泼墨大写意笔法,用在人物画里面,可谓自成一格,且前无古人,对日后中日两国的水墨绘画都造成了深远的影响。

▲ 梁楷(約在1127-1279)《泼墨仙人》册,纸本,48.7X27.7cm(台北故宮博物院)
日本12世纪的《鸟兽人物戏画》传说是鸟羽僧正觉犹 (Toba Sojo,1053-1140)的白描手卷,一共有甲乙丙丁4卷,原来都藏于京都的高山寺,现在甲丙两卷寄存于东京国立博物馆,甲卷有生动的拟人化的兔子、青蛙与猴子,丙卷前半是常民的风俗画,后半是动物戏画;乙丁两卷现在归京都国立博物馆保管,乙卷有想象出来的虚拟生物,如麒麟之类,也有真实存在的动物犀牛像等等,丁卷则描绘了人们的桌游等消遣活动。

▲ 传鸟羽僧正觉犹 (Toba Sojo,1053-1140)《鸟兽人物戏画》甲卷(原藏于京都高山寺)

▲ 传鸟羽僧正觉犹 (Toba Sojo,1053-1140)《鸟兽人物戏画》丙卷(原藏于京都高山寺)

▲ 传鸟羽僧正觉犹 (Toba Sojo,1053-1140)《鸟兽人物戏画》乙卷(原藏于京都高山寺)

▲ 传鸟羽僧正觉犹 (Toba Sojo,1053-1140)《鸟兽人物戏画》丁卷(原藏于京都高山寺)
《鸟兽人物戏画》是由右向左展开的连续叙事,画面上有表示动作的线条,甚至在嘴边加上弧线来表示声音,实际上就是漫画的手法。如今《鸟兽人物戏画》已经被视为日本漫画的始祖,是日本最重要的国宝之一。由于画卷中出现的无论是动物还是人物,都没有位阶高低之分,反映了佛教“众生平等”与“生命轮回”的思想。
《源氏物语绘卷》是日本平安时代末期的艺术作品,与《信贵山缘起》、《伴大纳言绘词》、《鸟兽人物戏画》合称为日本国宝级的四大绘卷。这种以手卷横向平移的方式,像连环图一样说故事,不论是欧洲的《图拉真凯旋柱》、《巴约绣毯》、宋代的《清明上河图》,还是日本的四大国宝绘卷,这种具有“移动”、“历时”和“叙事”的表达形式,其实就是动画的原始概念。

▲ 《源氏物语绘卷(Monogatari Emaki)》ca. 1130 ACE (徳川美术馆收藏Tokugawa Museum)

▲ 《信貴山緣起卷》山崎長者卷(部分)整部畫作講的是高僧命蓮在信貴山中修行的故事

▲ 《伴大纳言绘词》
《源氏物语绘卷》是根据日本现存最古老的长篇小说《源氏物语》为题材而绘制的长卷,是平安时代最有代表性的一套大型绘卷,原有10卷,每幅画面约高22cm、宽48cm或36cm,整套绘卷可能有80至90幅,总长约48米左右。有人认为《源氏物语绘卷》系宫廷画师藤原隆能所绘,故又称“隆能源氏“,但是由于全卷画风并不一致,所以也有人认为是多人合作的成果。《源氏物语》是日本平安时代中期著名的女作家紫式部(978-1016?)临终前才完成的一部长篇巨制,小说叙述一位才貌双全、风流倜傥的贵公子光源氏,他的宦海沉浮,一生中周旋在数位女性之间的旖旎爱情故事。

▲ 土佐光吉(Tosa Mitsuyoshi,1539-1613),《紫式部肖像》立轴,绢本设色。(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紫式部以细腻的笔调表达了人与人之间丰富与复杂的情感,同时感叹歌颂大自然神奇之美,故事绵延70余年,历经四代天皇,人物多达430余人,在日本古典文学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也被世界文学界认定为传世最早的最佳长篇小说之一。《源氏物语绘卷》选取每回小说中1至3个精彩片段,先在画纸上点洒金银箔,再用优美的文字书写故事,然后最后画出来主题的内容,画面独特的“吹拔屋台”全观式的鸟瞰视线,是日本大和绘的特色与绝活。现在仅存有原书的12章内容的19幅画作,是日本大和绘史上高踞霸主地位的国宝中的国宝,目前分别收藏在东京的五岛美术馆与名古屋的德川美术馆。
紫式部所创造温柔婉约的阴性美学,在《源氏物语绘卷》中展现华丽的大和贵族文化,和日本自创的“假名文字”紧密结合,独立发展出日本的“国风文化”,这种王室与贵族热衷追求唯美的装饰性,形成了大和风,的影响一直延续到今日,日本的工艺与设计追求唯美的极致表现,是日本国风的表现。与紫式部的时代平行的欧洲中世纪罗马式的装饰风格,主要展现在建筑及手抄书的文化里。
兰茨贝格的赫拉德(Herrad of Landsberg,c. 1130 –1195)出生于阿尔萨斯贵族家庭,很小的时候就被送进孚日山著名的(Hohenburg Abbey)修道院,得到12世纪女性可以获得的最全面的教育。才华卓越的赫拉德从小表现得非常出色,深受修道院长的重视,日后继位执掌这个闻名全欧洲的修道院,不但整修了建筑体,而且从1176年开始亲自编修了《欢乐花园(Hortus Deliciarum)》,撰写诗赋、绘制插图,在324页羊皮纸上共有648页内容,涵盖了神学、哲学、文学与历史的范围,还配了336张生动而精彩的插图,一直到1196年全书才编撰完成。这部出自女性之手的阴性美学作品,1818年经过复制后终于出版,像《源氏物语》一样,成为女性创作流传千古的巨作,精彩之处还有,赫拉德在《欢乐花园》书里,还留下了她的自画像,从研究女性艺术史的角度来看,是十足珍贵的史料。 

▲ 赫拉德(Herrad of Landsberg,c. 1130 –1195)《The Hortus Deliciarum》
中世纪时期欧洲在建筑、雕塑和绘画领域发展的“罗马式艺术”,主要凸显在建筑方面,大约是从1000年开始,持续到1150年左右,之后逐渐发展成为哥特式(Gothic)风格的建筑。“罗马式”名称的来源,是指在罗马帝国式微以后,一种融合了罗马式、加洛林式(Carolingian)、奥托尼亚式(Ottonian)、拜占庭式(Byzantine)和日耳曼式(Germanic)所形成的成熟而多元的国际风格,尤其是随着各地修道院的兴起,“罗马式”的艺术”在法国地区表现得最为卓越,东欧地区则保留了完整的拜占庭传统,由于地理分布的条件差异性,导致了各色各样的本土类型的“罗马式”风格,在各地发展出拥有自己民族特色的罗马式艺术。

▲ 罗马式风格的浮雕,Calling of St. Peter and St. Andrew, c. 1160, Sant Pere de Rodes monstery, Spain
在法国、意大利、英国和德国土地上,罗马式建筑的发展一直到1075年,甚至到1125年之间。除了建筑以外,泥金装饰手抄本(manuscript illumination)也是这个时期最重要的表现。那些风格化的人物或动植物的造型、二维平面化的构图、复杂的装饰图案效果、丰富的故事情节,在今天看起来,都和日本的大和绘风格有着不可思议、遥遥相映的美学表现。

▲ 罗马式风格的泥金装饰手抄本,The Bury Bible, c.1130-1135, Bury St Edmunds, England
西方动漫美学的源头,既不是根据古希腊罗马的古典主义演化而来,也跟中国的文人艺术(Literati)的传统关系甚微,跟影响了整个西方文明进展的文艺复兴运动也甚少关联,反而更亲近“罗马式”风格在中世纪的发展模式,都具有高度的地方差异性,与民间、地方创造力的紧密结合,特别强调视觉图式化与叙事性的表达。
在亚洲的古高棉王朝(今之柬埔寨)时期,也是与罗马式风格平行的年代里,高棉建筑了世界文明奇迹之一的《吴哥窟(Angkor Wat)》,又称为《吴哥寺》,是世界上最大的庙宇类建筑,同时也是世界上最早的古高棉式建筑。吴哥窟原始的名字是《毗湿奴的神殿(Vrah Vishnulok)》,是苏利耶跋摩二世(1113-1150年在位)为供奉毗湿奴而建的寺庙,历时30余年才竣工。那些不可思议的奇想,特殊稀有的奇观,都是动漫文化引人入胜的窍诀,在中世纪基本上都已经成型了。

▲ 12世纪的《吴哥窟(Angkor Wat)》,又称吴哥寺,是世界上最大的庙宇类建筑,同时也是世界上最早的古高棉式建筑
东方的动漫美学兴起,最直接的源头即是日本江户时代(1603-1867)兴起的浮世绘(Ukiyo-e)版画,从17至19世纪在日本民间非常流行。1853年美国东印度舰队司令马修·培里(Matthew Calbraith Perry,1794-1858)将军,率领四艘军舰开到江户湾,以武力胁迫幕府开国,幕府借口需要天皇批准,双方拖延至次年在横滨签署了不平等的《日美亲善条约》,其他西方列强见机也纷纷向日本提出通商的要求,于是英国、俄国、荷兰等西方列强都与日本签定了“亲善条约”,日本被迫结束锁国,从此打开日本与欧美贸易通商的大门,对西方国家造成了莫大的影响。
随着贸易的往来,大量浮世绘(Ukiyo-e)版画流传到了欧洲,特别在法国巴黎,受到热烈的追捧,深刻影响了莫内、梵高、马奈、雷诺瓦等印象派系一代的艺术家。19世纪中期以后,许多欧洲艺术家热衷于挪用充满装饰效果的日本图案,而且仿照日本浮世绘平涂的艳丽色彩,甚至在题材、内容与形式上也经常模仿浮世绘,日本主义(Japonisme)盛行一时,特别是在英国和法国,他们对日本美学的仰慕与崇拜,简直就是“拿来主义”,形成了当时的流行文化,也直接、间接影响了各地“新艺术(Art Nouveau)”的诞生。
浮世绘,画的就是人们所生活的现世、人间的百态,意指俗世人间的漂浮不定,哪怕华丽欢乐的荣景,仅仅是南柯一梦或昙花一现,也要追求及时享乐的人生态度。浮世绘的画师多半是狩野派或土佐派(Tosa ha)出身者居多,是因为当时这两画派与贵族豪门之间关系紧密、势力显赫,利益所趋,门生动辄容易受到排挤或驱逐,不少人后来都转向浮世绘的中产阶级的市场去发展。菱川师宣(Hishikawa Moronofu,1618-1694)的父亲据说是金银织锦(nuihaku)艺人,菱川师宣早年跟随父亲学习手艺,未及成年,便前往京都经历了狩野、土佐、长谷川派(Hasegawa ha)等各个门派的基础训练,融合了大和绘的装饰性和民间的风俗画,成就了他集大成的独有风格,再加上他结合了手绘与木刻版画的技术,为以后两个世纪繁荣的浮世绘领域奠定了基础,因而被尊称为“浮世绘版画之祖师” 。

▲ 菱川师宣(Hishikawa Moronofu,1618-1694)
英一蝶(Hanabusa Itchō,1652-1724)出生于日本京都,15岁时随父母移居江户(今之东京),最初拜在狩野派(Kanō-ha)门下,后来离开师门,转走水墨文人画的路线,他以俳句诗人声名卓著,是一位诗书画三绝的艺术家,一生有许多不同名字,他本姓藤原、多贺氏,名安雄,后来改成信香,字君受。小时候被叫作猪三郎、次右卫门、助之进。曾经剃髪出家为僧,法号多贺朝湖。俳号晓云、狂云堂、夕寥。画号北窓翁、翠蓑翁、邻樵庵、牛麻吕、一峰、旧草堂、狩林斋、六巢闲云等等,不一而足。他的画风和他的众多的名字一样多元,1713年所绘一幅283 x169cm的《涅槃图》,自从1911年起就被美国波士顿美术馆收藏,有可能是浮世绘纸本作品的最大幅了。英一蝶曾经因获罪而被放逐,晚年获赦回到江户途中,改易母姓英,取名一蝶,以狩野派与浮世绘融合的画风,再度在艺坛崛起。英一蝶跌宕起伏的一生,堪称日本艺术史上的传奇人物,他去世后,1770年还出版了《一蝶画譜》,可见他是一位受到市场热爱、雅俗共赏的艺术家,生前就有许多人仿作造假他的画作。

▲ 英一蝶(Hanabusa Itchō,1652-1724),The Death of the Historical Buddha (Nehan zu)细节,283X169 cm, 1713(Museum of Fine Art, Boston)

▲ 英一蝶(Hanabusa Itchō,1652-1724)一生有许多不同名字,画风也变化多端,《眾瞽摸象之圖》雅俗共赏的浮世绘版画

▲ 英一蝶(Hanabusa Itchō,1652-1724),《一蝶画譜》,Set of three woodblock printed books,ink on paper,1770(The Howard Mansfield Collection)
在日本艺术史中,唯一能够与梵高一样享有举世的名声的,唯有葛饰北斋(Katsushika Hokusai, 1760-1849)而已。葛饰北斎出生于江户时代的日本画家,他14岁就开始学雕版印刷,18岁向胜川春章(Katsukawa Shunshō,1726-1792)拜师习艺,同时开始了漫长的职业艺术家生涯,他精通各种绘画流派与风格,对欧洲的西洋绘画与版画都很熟悉,也是中国文学与书画的专家,还涉足插画、版画、戏剧、广告宣传等领域,是一位极其多产和多样化的艺术家。
1748年竹木座首演的《假名手本忠臣藏》,是日本歌舞伎中最受欢迎的古剧目之一,葛饰北斎从1804年至1813年之间,取材于同名的净琉璃剧本,一共画了11幅系列作品,对应十一场剧目,画中人物身段,皆取自于歌舞伎,被视为连环画式故事绘本的范本。1811年葛饰北斋开始进入他的“漫画(Manga)”或艺术手册的创作时期,用来描述他的绘画风格,突出人物的特征,以写意的笔法和简练的线条,来表现主题:日本的历史、神话和日常生活,开启了日本漫画的时代。这些出版物始于1812年的《简化绘画快速入门》,1814年出版《北斋漫画》,在1820年之前一共出版了12卷,在他去世之后,还继续出版了另外三本,包括数千幅动植物绘画、宗教人物和普通人的画像、人物的表情和各种姿态、自然界的风景…..一推出就受到大众的欢迎,对他的名气和推广起了推波助澜的功效。1831年的木版画系列《富士山的三十六景》系列,其中包括让他在国际上声名远播的标志性作品《神奈川大波浪》。

▲ 葛饰北斋 (Katsushika Hokusai, 1760-1849)《假名手本忠臣藏十一段目》 38.3x32cm 纸本

▲ 葛饰北斋 (Katsushika Hokusai, 1760-1849),北斎漫画(The Hokusai Manga)15 volume series,Published 1814–1878,Wood block prints

▲ 葛饰北斋 (Katsushika Hokusai, 1760-1849),《富士山的三十六景》系列中蜚声国际的《神奈川大波浪》
 《潮骚(Le Charivari)》杂志是1832至1937年间,查尔斯·菲利普(Charles Philipon)在法国巴黎出版的插画、漫画、政治漫画和评论杂志, 1835年以后,法国政府禁止发表政治讽刺漫画,《潮骚》只能刊登一些日常生活的讽刺作品,终于在2年后停刊了。1841年由亨利·梅休(Henry Mayhew)和木雕匠埃比尼泽·兰德尔(Ebenezer Landells)在伦敦创立的《旁趣(PUNCH)》的周刊,副标题《伦敦潮骚(London Charivari)》,由梅休和马克·雷蒙(Mark Lemon)共同编辑,他们以副标题《伦敦潮骚》向的法国查尔斯·菲利普的讽刺、幽默《潮骚》杂志致敬,也反映了他们讽刺和幽默的意图。(“punch”在英文里,是来自印度拜火教的外来语,原文是“panj”,意思是“5”,是一种由亚力酒、糖、柠檬、水和茶等5种成分构成的混合饮料。由英国东印度公司的水手带回英国,渐渐传到其他欧洲国家,后来也传到美国,是含有微量酒精,或不含酒精的混合饮料。)

▲ 《潮骚(Le Charivari)》杂志是1832至1937年间,在法国巴黎出版的插画、漫画、政治漫画和评论杂志

▲ 1841年由亨利·梅休(Henry Mayhew)和埃比尼泽·兰德尔(Ebenezer Landells)在伦敦创立的《旁趣》的周刊,副标题《伦敦潮骚》
《旁趣》周刊在1840到1850年代最有影响力,重要的是他们创造了“卡通(cartoon)”这个名词,最早是在1843年《旁趣》周刊指当时国会大厦的装饰壁画为“卡通”,指的是面向公众展示。“卡通”一词是挪用了意大利文中的指在大块硬纸板或纸片上的初步草图。用来指代其政治漫画,后来渐渐演变目前广泛使用的术语。《旁趣》周刊在1862年在日本出现了日文版的杂志,一直到1877年由野村文夫( Nomura Fumio,1836-1891)创办了日本自己的漫画周刊《团团珍闻(Maru Maru Chimbun)》。

▲ 《旁趣》周刊在1862年在日本出版了日文版的杂志

▲ 1877年代表明治时代的漫画杂志《团团珍闻》创刊(Freer Gallery)
中国漫画的源头,其实是很难加以界定的,因为中国水墨画里有一向有简约或写意的画风,除了前面提到的唐代韩滉的《五牛图》和宋代梁楷的《泼墨仙人》,还有墓葬壁画也经常生动地描绘主人生平的故事,似乎都能看到漫画的痕迹。宋末元初的龚开(1221-1305-)的《中山出游图》,几可直追日本12世纪的国宝《鸟兽人物戏画》,之后明代的陈淳(1483-1544)、徐渭(1521-1593)、陈洪授(1598-1652),以及“扬州八怪”的汪士慎(1686-1759)、李鱓(1686-1762)、金农(1687-1763)、黄慎(1687-約1772)、高翔(c. 1688–1753)、郑燮(郑板桥1693-1766)、李方膺(1695-1755)、罗聘(1733-1799)等,及至明末清初的朱耷(八大山人, 1626-1705),清末民国初年的齐白石(1864-1957),台湾出生的王悦之(本名刘锦堂, 1894-1937去世于北京)等等。他们简笔、写意、粗放的笔墨表现,都有明确的个人风格面貌,既远离了历代院画的纪实路线,却又比传统文人画更图像风格化,更强调以最简约的手法完成自我表达的目的,依稀可以看到未来发展成漫画的原始图式。

▲ 龚开 (1222–1307) 《中山出游图》,32.8 x 169.5 cm

▲ 陈洪授(1598-1652)《歸去來圖(局部) 》, 絹本設色,高31.4cm,1650(Honolulu Academy of Arts)

▲ 金农(1687-1763)《佛像图》(天津博物馆藏)

▲ 罗聘(1733-1799)《鬼趣圖》之六

▲ 王悦之(刘锦堂, 1894-1937)《台湾遗民图》,绢本油彩,1930-1934,183.7×86.5cm(中国美术馆)
但是,在中国,“漫画”一词,源自于是1925年12月在《文学周报》编辑郑正鐸的一场策划下,为初出茅庐的丰子恺(1898-1975)出版了称为《子恺漫画》的画集,这“漫画”两个字应该是中国最早的记录了。《子恺漫画》集子里的儿童像,多半是他自己的儿女,反映他是热爱家庭的慈父。

▲ 1925年豐子愷(1898-1975)出版了第一本漫畫集:《子愷漫畫》

▲ 《子愷漫畫》集子里大部分儿童像,都是丰子恺自己的儿女
丰子恺的传奇当中,包括了他和弘一法师的师徒关系,16岁的丰子恺从老家嘉兴桐乡到杭州的浙江省立第一师范求学,他遇见了一位教音乐美术课的老师-李叔同,也就是后来的高僧-弘一法师,这位中国现代音乐、话剧、西洋绘画的先驱,影响了丰子恺的一生,塑造了丰子恺成为名副其实的“人民艺术家”,使他不但是一位热心于教育改革的现代美术、音乐教育家,也是一位画家、散文家、漫画家、翻译家,十足一位全方位的文艺大师。在他所有的成就之中,他用中国书画的媒材、笔墨趣味,表现了风格突出的中国式漫画,他描写平民百姓生活日常的漫画作品,引起普罗大众的同理心与共鸣,因此是漫画使得丰子恺家喻户晓,而且深受人们喜爱,是继齐白石之后,真正能够做到雅俗共赏的新中国人民艺术家。(待续)

▲ 丰子恺(1898-1975)画恩师弘一法师遗像

(凤凰艺术 独家报道 撰文/陆蓉之 Victoria Lu、唐妮诗 Magda Danysz 责编/姚钰琛)